沐芮汐

错过【零晃(少量薰杏)】(生贺)

朔间前辈生日快乐!新的一岁,请立刻和狗狗结婚!ejxjjsndnnf
(是迟了的生贺。)
注明:
时间线是狗狗和阿多毕业后,四人组合出道初期。ooc有,小学生文笔,转校生化名小杏。对日本文化了解不多,为了赶生贺没有去查找资料,如果有哪些不妥的地方欢迎指出。
主要以狗狗视角叙述,还有一些内心戏。内心戏中涉及的人会有羽风薰,莲巳敬人,朔间凛月。然后对于狗狗其中一些内心戏的说明:没有想引战,只是写出我在意的一些地方,都是我的个人言论,没有要踩哪位小哥哥的意思,他们都是天使。如果我的言论让你感到不适,可以选择离开。你来看,是缘,我欢迎;你离开,道不同不相为谋,我理解。如果你觉得我对哪些小哥哥的言行有误解,也请务必指出。(毕竟我是个剧情主看零,次看狗,其他随缘的三党)
我的愿望是世界和平。
如果都可以的话,就往下看吧。
……………………分割线………………
“WE ARE UNDEAD!”
“暗夜给了魔王复苏的心脏,准备好为吾辈献上你们的一切吧,吾辈的小姑娘们。”
“朔间你这样犯规哦~小蒲公英们的视线只会胶着在我身上的,对吗?mua~【飞吻】”
“颤抖吧愚民们!今天本大爷将会带给你们足以撕裂灵魂的音乐!”
“女孩子们太弱小了,要多吃肉才能变强。”
……
今天是晃牙和阿多毕业后回归UD的第一次登台,即使是练习了千百遍也无法抑制住心中的紧张,下了台之后,晃牙还是没法完全放松。毕竟是,这一年以来,第一次和他的前辈朔间零的同台演出,更何况,今天也是粉丝们和他们两个“新成员”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见面。
“今天大家都辛苦了,我们的舞台很成功,大家的表现都很棒。朔间和羽风的配合很默契,大神和乙狩可能是第一次登台的原因,表现得有点不自然。大神的对话不够流畅,乙狩身体有点僵硬,但总体上还是不错的。再接再厉!”经纪人的话仿佛还在耳边回响,晃牙无奈
地叹气。他知道,真正的娱乐圈和学校的差距不是一点点大,他在一年的虽然前进着,但对于朔间前辈来说像是原地踏步的进步,根本不足以支撑他在这片战场杀出自己的天地。而他也知道,一个“半路”杀出的成员,对于一直喜欢双人组合的粉丝们来说,说很难接受的,不管是他还是阿多尼斯。
一年前,前辈们毕业后就先行一步,以双人组合的形式将他们的组合UNDEAD曝露在大众的目光下。而前辈们,也用自己的努力为UD开辟了前路,为的是他们这些后辈毕业后能在这条路上走得更顺利。所以,在这一年后,他和阿多尼斯正式“加入”的UNDEAD,是被业内知名人士认可的斩获大批粉丝的新人气组合。
但是,这样,对他们来说,真的是最好的吗?
“呀!朔间你能不能不要老是把自己不想接的工作推给我?我还要去约会的!一次两次我就当尊老了,过分的是,你每次演出之后都这样,有没有点搭档爱了?!”
晃牙抬头看过去,薰似乎是刚收到工作的消息,回来找零算账的。
“呵呵呵,薰君稍安勿躁,吾辈好不容易完成了一场大型的演唱会,现在正是身体虚弱的时期,薰君就当体谅一下老人家吧。”
薰气得跳脚,但是他也没办法摆出太强硬的态度,毕竟现在零的状态的确不太好。
对于他俩这个争执,经纪人已经习以为常了,“羽风你就去吧,你们每次演出后都搞这一出,到最后,你还不是要去?”
每次吗?
晃牙心中涌出异样的情绪,他说不清,不过,他有了一个冲动。
“本大爷来代替朔间前辈参加吧。”
还在争执的几人不约而同闻声望去,晃牙那张刚下舞台的脸颊微微泛红。
“本大爷可以代替吸血鬼混蛋出场。”他重申了一遍,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中途换了个称呼,大概是,这样,比较特别?
“汪口……”零刚开口,正犹豫着要说什么的时候,就被薰打断了,“汪酱要去吗?是组合的访谈哦!汪酱今天刚出场就要代替我们组合出去做访谈吗?真有勇气呢!”
“啊?……”访谈,晃牙没想到是这个工作,难怪零不想参加,虽然他本人也经常和别人虚与委蛇,但是参加多了,还是会反感吧。
“大神可以吗?”经纪人有些犹豫,“初舞台就去做访谈,会不会有点吃力?”
“我可以跟大神一起去。”沉默的阿多尼斯也走了出来,“朔间前辈帮了我很多,既然他不想参加,那我去好了。和大神两人组合一年下来,我们的默契可以应付访谈。”
“呃…好,乙狩也跟着一起来。”
“呵呵呵,既然汪口都去了,吾辈岂有不去之理?”
“啊?朔间,你的身体吃得消吗?”一直都不肯参加采访的零都出马了,经纪人已经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你们一个两个的都是怎么了?还有朔间!我之前怎么叫你都不肯去,汪酱撒个娇你就答应了!这是差别对待!”
“喂……”本大爷可没有撒娇!
“好啦好啦,你们别吵了,羽风,你也参加吧?这次的工作是访谈节目,不是之前的记者采访,UNDEAD刚回到四人组合,一起出场也好。”眼看他们又要吵起来了,经纪人之后再次出来打圆场。
“唉,行吧,我就只好牺牲和小蒲公英约会的时间,跟你们一群男人待在一起了。”
嗯?在他精神恍惚的时间里,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被决定了。UD四人的访谈节目吗?第一次和朔间前辈一起参加的访谈节目吗?!
访谈节目在演唱会的两天后。两天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这不,就到了节目放送当天。
因为是全场直播的节目放送,所以经纪人交代了一下什么事可以说,比如专辑进度啊,接下来固定的活动安排,,还有什么事不可以说,比如恋爱情况。这些大家也都明白,毕竟都是当了这么多年偶像的人了。
就这样,UD来到了直播现场。
聚光灯打在晃牙身上的时候,他还是感觉有点不真实,但是内心越来越强烈的兴奋感将他全身的细胞都调动了起来。来吧,本大爷准备好了!
放送正式开始。
主持人做了个开场白之后,就直接进入了主题。“今天我们的节目请来的是非常年轻的人气组合UNDEAD,而最令人激动的是,我们最受欢迎的魔王朔间零参与了节目的放送!应广大粉丝的强烈要求,我们节目组需要问您一个问题,没记错的话您这是综艺首秀?请问是什么动力让您来参加节目的呢?”
“什么动力啊……”零看了一眼晃牙,正好对上他有些疑惑的目光。大概是晃牙察觉到自己“偷窥”被发现了,连忙撇开了脸。零发现晃牙的小动作和他微微泛红的耳根后,不禁轻笑出声,他回过头来面向摄像头缓缓说道:“正如大家所见,UNDEAD现在正式回归了四人组合,所以这第一次的全员出席是非常有必要的。呵呵呵,一年前就认识吾等的小姑娘应该知道,吾等还是校园偶像时就是四人组合。只是吾辈和薰君比两位后辈早了一年毕业,所以才提前以双人组合出道,为UD后来的发展提供一个好的平台。而如今,吾辈两位可爱的后辈,吾辈心爱的孩子们,”说着,他望向了晃牙和阿多的方
向,“他们已经成长为可以和吾辈、薰君比肩的大人了,他们履行了先前许下的诺言,长大到可以独当一面了。”
晃牙听到这话时已经无法管理自己的表情了,他呆呆地望着零,对上他温柔甚至可以说是宠溺的眼神,竟然有些不知所措。
“是的,”薰接上了零的发言,“正如朔间所说,我们为了更好地接收他们成长的果实而走到了今天这一步,所以说这次全员出席就是我们迎接成长后的他们的到来的另一份见面礼,希望他们能尽早适应当下的环境,尽快成为一位优秀的偶像。”
薰说了什么,晃牙已经有些听不清了,他的思绪已经沉浸在了“朔间前辈认可我了”的喜悦里。待薰话罢,他对着话筒无比认真地说:“早就说了要好好看着的啊!本大爷迟早会超过你的,吸血鬼混蛋!”
“吾辈会好好等待着的。”
……
节目结束后,晃牙直接回了家,洗完澡,他就坐在床的边缘拿起手机开刷。他的推特并没有关注什么人,UD几个家伙发的推特都是些套话,也没啥好看的,索性翻起了自己推特的评论。因为是初舞台,所以新粉丝有,但是没有增加太多,多数活跃的还是老粉。
明明自己已经成长了,但是这群家伙还是嚷嚷着可爱是什么情况?!本大爷可是孤高的狼!
虽然有点不爽,但是晃牙还是继续往下翻了。
突然地,他看到了和其他“可爱”发言格格不入的评论,是一条链接分享。“【链接】UD四人初放送节目屏录”
“这个是……”今天的放送节目吗?“评论者是,小杏?”
她发这个是要本大爷看?
有些在意的晃牙点了进去,因为是全程直播,所以他也是很好奇那些粉丝都说了些什么。
前面是漫长的黑屏期,不过有朔间零的首次露脸,那些粉丝们都是十分期待的,一直在对接下来的节目进行讨论,做一些提前的预测。
等得有些不耐烦的晃牙随着指挥空降到了节目开始的地方,待加载完毕,屏幕瞬间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的弹幕占满。“啧,吸血鬼混蛋的吸引力还真是大。”
等弹幕粉丝们情绪稳定下来了,他才渐渐看清了节目的内容。他们四个人都是坐在椅子上做节目的,从左往右顺序是:薰,零,晃牙,阿多。
弹幕:“嗯?这两个人有点不对劲,为什么魔王大人一直在看那个新人?”“我的天?我家cp时隔一年终于又发糖了?!”“诶?假的吧!一定是我打开方式不对,为什么魔王大人的眼神如此温柔?!”
“啊,是这里。”是第一个问题里他和零对视的部分。眼神温柔?他看人不是一般都是这样的吗?不过……
晃牙回想起当时的场景,脸颊开始泛红,他假装咳嗽两声,继续往下看。
弹幕:“前面的不要乱带节奏!明明前辈组才是官配!”(设定中只有梦之咲的学生知道两枚看板的梗)
哈?什么情况?前辈组,说的是吸血鬼混蛋和轻浮男吗?
弹幕:“就是就是!乱站邪教是没有糖吃的!”
这些人???明明本大爷才是那个吸血鬼混蛋的男朋友啊!
是的,在返礼祭的心意相通之后,零和晃牙就迅速确定了恋人关系,现在也是同居状态。(至于为什么他俩不一起洗澡,,,你我心知肚明就好)
弹幕:“前面说看板的才是乱带节奏吧!你们这些人类一点都不了解零晃的美好!”“前面的都是什么情况?看个放送也能吵起来?官方没有敲定请圈地自萌”
……
前面那个劝架的并没有什么用,弹幕还是吵起来了,晃牙没有心情看他们吵下去,就直接关了弹幕,静静地盯着朔间零的脸,然而思绪却已经飘远了。
对于粉丝们因为cp掐起来,晃牙在之前就已经经历过了,不过他也不能说什么,毕竟跟朔间前辈出双人组合的是薰而不是他。这些缺失的聚少离多的时间,纵使他用汗水和成长填补了,但是在这一年两位前辈积攒下来的粉丝不可能会知道他为朔间前辈做出的努力,他们只会看到两位前辈在舞台上的默契配合。即使薰在毕业后也成功追求到了转校生小杏,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将恋情公之于众。他和朔间前辈也一样。
“说到底还是这两个家伙表现得太亲密了啊。”不过利用cp炒名气也的确是公司的作风。零和他的恋情发展得很稳定没错,零没有可能出轨也没错,更何况像薰这样的男人也不会为了另外一个男人而让小杏伤心难过。那时复活祭上的一咬,晃牙知道只是开玩笑,即使他们那时并未袒露心迹,心也早已贴在了一起。所以说,晃牙完全不会担心零会出轨,不过说真的,他有点羡慕甚至嫉妒,嫉妒薰和零在这一年中培养起来的默契。他想和朔间前辈一起弹吉他,想和朔间前辈两个人站在舞台上,不是返礼祭那样针锋相对的舞台,而是并肩作战的舞台,这是他梦寐以求的。作为朔间零恋人的他尚未做到,但羽风薰,已经作为搭档,以这种形式和零进行了一年的活动。
有这种怪异的嫉妒感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在deadmans时期,那个朔间前辈还整天躲着他的时期,他在莲巳敬人那就找到过。大概是一种由于熟悉朔间前辈而不自觉表现出来的于他而言的优越感,即使敬人本人并没有任何察觉。这种优越感是他错过朔间前辈那一大段自我意识强烈时期的证明。他大神晃牙认识朔间零的时间并不算晚,但不可否认的,他错过了那个令他一见倾心的不可一世的觉醒魔王成长的时期。
可是换个角度想,也好在他是错过的,因为在他认识的人里,参与过魔王成长的人,到最后都变成了令魔王陷入沉睡的元凶。而他,大概只是魔王在被心爱的弟弟和昔日搭档甚至更多的人伤害之后,独自一人躲起来疗伤的那个灰暗时期抛弃的一只可怜小狗。就算到最后他没有成为魔王推开的心爱的孩子,但也不能改变他曾经被抛弃的事实。他甚至不敢想,如果当时丢下“腐化”的魔王离开了,再也不过问了,到今天,魔王大人是否还会记得他这一号人物。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能跟憧憬已久的前辈发展成恋人关系,就算以前经历过失望,他也认了。
“汪口,吾辈要进来了。”零象征性地敲了下门,就直接走了进来,他带着一身湿气,发梢的水滑落到地板上,俨然一副刚洗完澡的模样。
“汪口,汝有看小杏小姑娘发给汝的视频吗?方才吾辈是看完才去洗澡的,害汝一个人寂寞等待了如此之久,是吾辈的失职。”零边说着边向坐在床沿的晃牙走去,径直坐在了晃牙身边,并做出要倒在晃牙身上的姿势。
“你起开,”晃牙向零丢了一条毛巾,“把头发擦擦,本大爷可不想睡湿漉漉的床。”
零接过毛巾,“汪口可以跟吾辈一块儿到隔壁睡啊!呵呵呵,吾辈知道这是汪口关心吾辈的表现,吾辈要被感动哭了,哦咦哦咦。”
晃牙没有理会零的假哭,他决定终止这个沙雕的话题,就把手机放到零面前,“是这个吗?所以呢,你想表达什么?”
“难道汪口没有看到一开始粉丝们的cp言论吗?吾辈以为可以在汪口脸上找到吃醋的痕迹,毕竟小杏小姑娘都因为这个视频假装生气了,薰君到现在还没哄好。要不是小姑娘发了个邮件给吾辈,吾辈还以为她真的生气了,小姑娘是真的长大了。话说回来,没想到汪口看上去很淡定啊。”
零故带惊讶的语气让晃牙不禁在内心吐槽:这老东西真的越来越会演了。他抓抓头发,显得不太在意地说:“本大爷才不会因为这一点小事生气,又不是看不出来都是舞台效果。”
零笑着将晃牙揽入怀中,抬起他的头与自己对视,“吾辈知道汝不会因为这些与事实严重不符的事情生气,不过吾辈还是有必要正式说明,汝是吾辈选择的将要共度余生的唯一一人。”
晃牙被他眼中的认真惊到了,他挣开零的禁锢将头扭到一旁,掩饰自己眼中的情绪,“切,那你还跟轻浮男那么亲密。”
“咳咳,舞台效果舞台效果。”“哼”
“来来来汪口,汝有看吾辈介绍汝时的弹幕吗?”零生硬地扯开话题,试图转移自家恋人的注意力。这个方法用在别人身上或许行不通,但是用在晃牙身上从未失效。
“怎么可能,本大爷看到cp战就把弹幕关掉了。”
“所以汪口后来看的都只是吾辈的脸吗?”
“咬死你啊!”
“哦,加载完了,汝来看看。”
屏幕:主持人:“那么我们新出场的大神君是一个怎样的人呢?”
零看向晃牙,“汪…”话未说完就被晃牙瞪了回去,“咳,晃牙他……”
弹幕:“哈哈哈哈哈,梦之咲人民要笑疯,朔间前辈敢不敢把这个昵称喊全了?【我家cp又开始发糖了!(安详. JPG)】”“朔间前辈被瞪回去的小眼神真有趣哈哈哈哈【我家cp天天都在发糖(安详. JPG)】”“好奇昵称,魔王大人能不能再说一遍?【这对cp好像有点好吃?】”“朔间前辈别怂!反正刚刚大神前辈也喊了你吸血鬼混蛋hhh【这对cp托马斯全旋式飞天好吃!】”“前面的不要煽风点火哈哈哈,没看到朔间前辈想喊却硬生生忍住了吗?怕不是被大神君威胁回家没饭吃【前面想吃这对cp的可以私聊我领入门材料!】”
……
“汪口汝看,吾辈跟汝还是有很多cp粉的!”
“谁要跟你这混蛋组cp啊!”
“呵呵呵,的确不用组,因为汝已经是吾辈的恋人了。”
晃牙一时无话,这种发展是他以前从来不敢想的。
“喂,朔间前辈。”这大概就是上天给他的一个很好的契机,“本大爷想跟你两个人站在台上演出,只有我们两个人。”
“哦?”
“不是返礼祭那种斗争形式,本大爷想成为你的搭档,成为和你一起点燃舞台的人。”
“……”
“你和莲巳前辈还有羽风前辈那样的默契,本大爷,也想要拥有。”
“好。”
那些错过的时间,他会用未来一点点填补,因为他大神晃牙才是要跟朔间零白头偕老的人。